执罂洛

江家姑娘绝不认输!

这两天看江家姑娘有感,表白一波咱们江家的姑娘,真的是太棒了!
这篇文里藏了几个梗,不知道有没有姑娘能看出来,不过我相信应该有人能看出来吧?
故事背景是江洛带着师妹们夜猎,结束后在茶馆休息,准备赶回江家。
江洛为原创人物,私设为江家大师姐,至于名字怎么来的,请看我的ID(没错我就是这么不要脸嘻嘻)
请注重文章内容,不要在意某些用词,毕竟作为一个理科生,要求真的不能太高……
欢迎各位太太指出我的缺点,直接在评论里提出来就行,谢谢各位太太了。
以及这一篇我其实不确定能不能打百万的tag,如果不合适请告诉我,我好删tag。
看了这么久废话,终于要开始正文了,开心吗?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江洛走入茶馆,四下巡视了一番,便带着师妹们落座,刚坐下倒了一杯茶,便听到隔壁桌在议论。
“说到这云梦江氏,那家主江晚吟可是个暴脾气的主,世人皆道惹谁也不要惹江家,得罪谁也不要得罪江晚吟,也不知道将来哪家的仙子倒霉,会嫁入江家”一男子坐于左侧,与同桌人高声议论,神色嘲讽。
为首的男子衣着华丽,一看就是来自世家大族的纨绔子弟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我听我家长辈说过,这莲花坞虽禁止狗入内,可这江晚吟极是爱狗,就他那脾气,怎么会有仙子看上他,估计也就狗愿意和他过一辈子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正当二人哈哈大笑时,旁边突然闪出一道黑影,一下子抽翻了桌子,把二人掀翻在地。
“谁!敢打老子,你不要命了!知道老子是谁吗!”那人被同伴搀起来,骂到。
“是我,打你又怎样?”江洛站起身来,手中的鞭子垂到地上。
“你!我告诉你,我可是汪家的人,敢打老子,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那人手扶胸口,面目狰狞地威胁。
“想打你就打喽,还要挑日子吗?你算老几,敢诋毁我们宗主?我不仅敢打你,还要继续打你呢!”话音刚落,提起鞭子又是一鞭,只听一声惨叫,再看那人的脸,早已鲜血淋漓。江洛自小在莲花坞长大,手中虽无紫电那般的仙器,却也学得一身使鞭子的功夫,更因为天资出众,曾得江澄指点,甩起鞭子来竟有三分江澄的锐气,再加上刚结束一场夜猎,身上戾气未消,吓得二人腿软,跌倒在地。
“你别得意,等我回去告诉我爹,定要你被赶出修仙正途,成为丧家之犬!”江洛听罢,抬起右手似要再抽,只见二人向门外跑去,却因腿软无力,只能连滚带爬滚出门去。
江洛啐了一口,回身面向师妹们“江氏女修何在!”一群腰佩九瓣莲清心铃女修起身,朗声道“弟子在!”“今后出门在外,但凡见到有像今天这二人一般诋毁宗主的人,你们只管动手,拿出你们在莲花坞学的鞭法,把他们抽到不敢再胡言乱语为止,出了什么事责任我担,听见没有!”江洛神色庄重,厉声吩咐到。“是!谨遵大师姐教诲!”众女修齐拱手称道。
待回到莲花坞,江洛刚带领师妹们落地,管家便来找她“江洛,宗主让你去找他。”“好的云叔,我这就去。”说罢,向书房走去。
“诶你们说,会不会是那个什么汪家的人来闹事了?不然宗主找大师姐干嘛呀?”一女修与身边人窃窃私语“来就来,我们江家还怕他不成?要我说,大师姐抽的对,有胆子诋毁我们宗主,就要付出代价!”身边人一脸不屑,高声道“姐妹们,有没有要跟我一起去校场练鞭子的?”“我去”“我也去”“带我一个”“还有我”“那就走着,咱们先练着,等会大师姐回来让大师姐给咱们指导一下。”一群女修笑着着走向校场。
“宗主您找我?”江洛敲了门,得到许可后推门,躬身问道。
“听说回来的路上你抽了汪家的少主?怎么回事。”江澄翻着桌子上的书信,没分给江洛一丝眼神。
“没错,是我抽的,当时他在编排宗主,弟子一个没忍住,就动了手。”江洛低着头,脸上却没有一丝后悔。“哦?”江澄放下手中的书信“那种人,理他作甚,世上骂我的人多的是,你难道要一个一个地抽?”“弟子虽不能将世上诋毁宗主的人抽个遍,可只要我遇到了,我就不会放过他,有一个我抽一个,有两个我抽一双,定要世人再不敢当着江氏弟子的面诋毁宗主。”江洛抬头,两眼坚定地望着江澄。
“咳,行了,你下去吧,我就是找你问问,一个汪家我还不把他放在眼里,有江家在,谅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。”“是,弟子告退。”江洛刚退出书房,就听见屋里传来江澄的声音“回去把我教你的鞭法练好,顺便指导一下你的师妹们,我若是听到我江氏弟子出门在外,被别人欺负了,我唯你是问。”江洛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大声回答道“是,弟子定不辱使命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我最后是想写澄澄在关心弟子,怕她们被人欺负,有不愿意直接说,故意这么说,就像他每次说要打断金凌的腿一样,嘴硬心软的澄澄最可爱了,可惜文笔不行,写不出那种感觉,麻烦大家将就着看吧。

评论(2)

热度(28)